《窗外的月光》诗评
发布日期:2019年7月30日  来源:鹤岗矿工报 作者: 陈虚炎      
    窗外的月光,窗内的思念。这是一首表面含蓄,内里忧伤至极的情诗。
    诗人首先从窗内的视角,对月光做了剪影的处理:月光如一方方银丝巾,或悬系情人藕白的脖颈,或如苏绢飘逸在她的秀发。这两处想象,就和“疑是地上霜”的妙用是一样的,是借月光,引出思念或思念之对象。之后诗人的目光仍旧是通过月光而延伸,落到草地,树上,看见一对斑鸠,不自主想到新婚的恋人。
    “记忆中曾有你的影子/穿越在浩渺的银河系/践约着承诺载舟而来”,这里是借牛郎织女的典故(斑鸠与喜鹊的类同性,是否在诗人潜意识中为此段联想做了牵引?),隐晦表达诗人曾经与情人的盟约,然而既然已成幻影,那必然是一段哀痛的历史。这被月光牵出的愁绪中,又是否与先前的“新婚燕尔”有关?如果将前后愁绪的关联汇成一个哀伤的故事,那么,对新婚的祈盼,与其说是诗人在遥相祝福,不如说是诗人那“新郎却不是我”久远心结又开始隐隐作痛。无穷的愁绪啊,纠缠着这个自欺的灵魂。
    他默默忍受着爱的远逝,顾影自怜,可月光却要硬生生勾动他尘封的记忆。月光是如此静谧,她播撒着爱,公平而无私,所以能将“夜映得一尘不染”。或许由此受到感召而醒悟的诗人,觉察到:原来在真正的爱情底下,并没有藏私的所在,一切都是那么静谧而神圣。他宽恕了未曾履约的情人,并认识到情人依然是那样洁净而神圣,有如这“月白的灵魂”。原来被月光洗涤不仅仅是夜,还有诗人的阵痛的灵魂。
   友情链接
    Copyright © 2014 - 2015 黑龙江龙煤鹤岗矿业有限责任公司      黑ICP备:13001181号